北京赛车信誉老群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生活课堂 > >

堵不住的互联网腐败黑洞:权力、利益和欺骗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▲2018年初,阳光诚信联盟的企业成员参观香港廉政公署展厅。这个联盟2017年2月由京东发起成立,成员包括腾讯、美的、网易、搜狐等大批互联网公司。(阳光诚信联盟供图/图)

▲2018年初,阳光诚信联盟的企业成员参观香港廉政公署展厅。这个联盟2017年2月由发起成立,成员包括、美的、、等大批互联网公司。(阳光诚信联盟供图/图)

  来源:南方周末

  记者:张玥 王欣怡

  八年来,几乎所有互联网巨头都发生过内部腐败,涉案人数总计超过650人。

  也许正因为这个“黑名单”系统的存在,数位因贪腐入狱的互联网前高管,出狱后都选择了自己创业。

  “互联网公司的贪腐,很多时候真的是因为人手不够。如果靠互相监督,比如请双倍的人,企业成本又会比贪腐的损失大。”

  过去两个月中,蚂蚁金服、美团、360、小米、滴滴出行、等互联网公司的四十余起腐败案件,随着判决书和内部邮件的公开,被摆到了台面上。

  互联网公司的贪腐,八成发生在“看门人”身上。“看门人”是指从事采购、运营和招投标的一线员工。他们可能职级不高,却掌握着对供应商的选择权和议价权。

  对千千万万的小供应商来说,想要登上互联网巨头的“大船”,必须先敲开他们这道门,由此衍生出了行贿、刷单等行为交织的灰色地带。

  互联网反腐其实早从2011年就开始了。当年2月,B2B公司大批欺诈事件曝光,牵涉一百多名员工,时任CEO卫哲等高管引咎辞职(详见本报2011年2月27日《阿里巴巴与两千大盗》)。

  此后,每年都有互联网腐败案件被曝光。根据公开信息统计,八年来,几乎所有互联网巨头都发生过内部腐败,涉案人数总计超过650人,他们之中有些人被辞退,有些人因“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”被判刑。

  2018年至今,这类案例越来越多。一年半以来,涉案人数超过340人,占过去八年的一半以上。

  为何互联网公司内部腐败案逐年增多?为何漏洞难以堵住?

  南方周末记者先后联系了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百度、京东、小米、、去哪儿、滴滴出行、大疆等2019年被公布贪腐案件的公司。其中超过半数拒绝了采访,仅有百度、京东、滴滴出行和携程给予了书面回复。

堵不住的互联网腐败黑洞:权力、利益和欺骗

  反腐八年

  2019年7月17日,360知识产权部一位总监被曝收受多家代理商贿赂,周鸿祎在朋友圈发了一组匕首照片,配文“要用最锋利的刀子将这些腐烂的肉切掉”。

  但刀子怎么切呢?互联网公司反腐方式主要有三种,一是设立专门的审计部门;二是对举报和拒绝受贿的员工给予奖励;三是成立行业组织,共建“黑名单”。

  在携程,审计部直接向集团董事会汇报,专人负责公司举报电话与举报邮箱,其他个人和部门均无权接触。京东的监察部直接向集团CEO汇报,反腐团队由从事过公安、反贪以及其他专业训练的专职调查人员组成。

  在奖励方面,京东设立了每年1000万人民币的反腐奖励基金,奖励举报违规的行为,拒绝受贿的员工也会被奖励贿赂金额的50%,升职加薪时被优先考量。滴滴出行对于内部举报或拒绝受贿的员工最高奖励10万元,目前已经奖励了数十人。

  2017年2月24日,由京东倡议,联合腾讯、百度、美团等企业发起了首个反腐行业自治组织“阳光诚信联盟”,目前成员三百余家,60%为互联网企业。其网站上线了“失信名单共享系统”,通过该系统,成员单位可共享腐败人员“黑名单”。

  2018年德邦快递一位运营经理收了一位供应商一万多元贿款,后来离职到了京东,也把这个供应商带到了京东。德邦快递发现后告知京东,辞退了这个人。

  去哪儿方面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HR在录用新人时,都会先查这个系统,看看这个人在不在“黑名单”上。

  也许正因为这个“黑名单”系统的存在,数位因贪腐入狱的互联网前高管,出狱后都选择了自己创业。

  除了这三种普遍方式以外,各家企业也有其他的反腐办法。

  比如携程要求每年全员必须完成反舞弊及合规培训,并要求100%考试通过。京东实行管理层ABC问责制,除涉及腐败的员工被辞退外,其直接管理层和间接管理层也会被问责处理。

  为了学习反腐方法,2018年新年,十三家内地企业一起组团参观了香港廉政公署。2019年春节,京东又组织员工参观了北京市第一看守所,用犯罪嫌疑人的日常生活警示员工腐败的后果。

  在“廉洁京东”微信公号里,有刘强东的自述,他说大学时曾买下一家餐馆创业,结果因为收银员、大厨和采购人员贪污,做垮了餐馆。所以他格外重视反腐,“如果公司怀疑你贪污10万元,就算花1000万元调查取证,也要把你查清楚”。

  漏洞在哪

  京东方面回复南方周末记者,互联网行业高速迭代,业务的多样性和复杂性,也导致腐败的多样性和复杂性。往往随着新业务不断推陈出新,一般业务拓展期也是监管薄弱期间,易于腐败的滋生。

  最容易出现腐败的地方是采销、营运及招投标环节。某些供应商为了获取流量和客源,往往会利用监管环节上的漏洞,以回扣、返点等方式向平台的采销人员进行利益输送,而且手法隐蔽、形式多样,有时甚至内外勾结,监守自盗。

  受贿是最普遍的贪腐类型。在2019年被曝光的案例中,包括百度“百家号”业务人员收好处费三十余万元、小米市场部负责人索要高额好处费、美团市场部三人受贿以及蚂蚁金服两位员工受贿一千三百余万元。

  2018年8月,京东公布了一组反腐通报案例,16个案件中13个是受贿行为,涉及的部门包括西南城市配送业务、华中大件物流部、金融部、男装和奢侈品采购部、童装部、女装部、配饰部、大家电运营部、生鲜部和人力资源部。

  滴滴风控合规部的一名廉政调查员,在回忆文章中说,自己曾是一名当兵近20年的中校团级干部,做了风控的调查员后,看到了很多人受贿的“第一次”:签下朋友李某的一批停车位,收到事后9000多元的感谢费;为贷款销售经理方某和租赁公司牵线搭桥,收到方某3000元;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挪用供应商返还公司的2000元钱搞团建……

  滴滴员工拒绝受贿的礼品最常见的是现金、微信红包、礼盒卡券,也有千奇百怪的比如大活鱼、活林蛙,甚至有人上报说对方从自家葡萄藤上摘了几串葡萄送他。

  受贿之外,最常见的违规行为是成立关联公司。

  在最近曝光的案例中,百度智能云的两名员工勾结外部人员,设立不必要的中间交易环节,引进其中一名员工妻子持股的公司谋取私利。小米市场部一名员工,将公司业务交给亲属持股的公司承揽。

  京东曾通报,男装及奢侈品部一位采销经理通过行贿一位部门同事,引进其弟弟所经营的公司,并给予资源支持。

  互联网公司的腐败也与其关键业务有关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热榜阅读TOP

本周TOP10

手指甲“月牙”反映健康状况 中医

手指甲“月牙”反映健康状况 中医

中医专家表示,中医从指甲上的月牙诊断一个人的健康是科学的,而且有一定的道理。健康人的月牙应该有七八...